北京时间11月6日,CBA第9轮山东对阵辽宁的赛前,山东队为张庆鹏举行了退役仪式,远在美国养伤的易建联也录制视频为张庆鹏送上了祝福。

易建联在视频中说道:“我们是在20年前夏天的一个训练营认识的,认识你之前我已经久闻你的大名,认识你以后我们一起训练,成为了好朋友。我非常开心,因为那时候你教我打球、教我做人,教了我很多。今天你决定要结束你篮球运动员的身份,决定退役,我在这里很认真也很衷心的祝福你,为你感到开心、感到骄傲。因为你用所有的努力和汗水书写了非常励志、非常完整的篮球生涯。你把你对篮球的热爱和执着也体现在所有的比赛里面。希望从今天以后你可以以另一种身份继续推动篮球,希望你把你教我的能够教给更多的年轻人。最后在这里祝愿你在以后的日子里开开心心,一切顺利。希望能在20年以后,我们相约坐下来一起喝杯酒,一起回忆我们篮球生涯的点点滴滴。”

竞争白热化 共享出行上市潮将近?

招股书显示,嘀嗒的业务主要由顺风车服务、智慧出租车业务、广告和其他服务构成。值得一提的是,嘀嗒自2019年起已实现盈利。数据显示,2019年和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嘀嗒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而其主营业务顺风车也嘀嗒在中国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2019年市占率为66.5%。嘀嗒在2019年营业收入为5.81亿元,同比增长392.3%。

不过,一直以来网约车市场风云变幻,在重启顺风车业务后,滴滴也在IPO的道路上加快了动作,嘀嗒出行如何持续盈利并寻找新的增量市场也成为其接下来面临的主要问题。

行业龙头和盈利确定、稳定的上市公司,会强者恒强,资本追逐这类公司的投资逻辑是清晰的。不仅仅是荣盛石化,包括恒力石化在内的民营石化企业,今年的营收、利润和股价均表现优秀。比如恒力石化上半年利润55亿,同比增长37.20%,近期包括华泰证券等四家券商发布研报,将恒力石化作为10月金股推荐。

更为重要的是,无论是对于嘀嗒还是滴滴等其他出行平台,安全、合规问题始终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们的若干竞争对手较我们拥有更雄厚的财务、技术、营销、研发、制造及其他资源,以及更高的知名度、更悠久的经营历史或更庞大的用户群,提供较我们更低的价格,这可能对我们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坦言。

顺风车业务有多赚钱?

可以看到的是,不同于其他网约车公司,成立于2014年的嘀嗒出行虽然不是规模最大、起步最早的公司,其使用轻资产、低变动模式轻装上阵却有机会成为国内最早上市的网约车公司。

对此私募排排网未来星基金经理胡泊告诉记者,自再融资新规修订之后,定增从发行折扣、参与对象、批文有效期、发行规模和锁定期限等多个方面做了较大程度的放宽,修改后的制度对当前定增市场的发行非常有利。同时今年资本市场也相当火爆,资金参与度高,优秀的定增项目比较容易获得资金的追捧,从而进一步激活了定增市场热情,而且未来优质的定增项目会越来越得到市场资金的热捧。

从招股书里可以看到,嘀嗒出行的投资阵容也可谓豪华。

招股书显示,李斌为嘀嗒出行非执行董事,主要负责就业务及投资策略、整体市场趋势,以及其他需董事会指导及批准的事宜提供意见。除此之外,此前先后投资滴滴、Uber,并撮合双方合并的高瓴资本也在股东行列中。

根据招股书,嘀嗒APP注册用户总数为1.8亿人,而滴滴在2019年中透露的注册用户数已达5.5亿。与此同时,二者的月活也不能同日而语。

2019扭亏 顺风车市占率近7成

而陕西煤业在资本市场的投资水平令人艳羡,3年前以30亿元的本金成功投资了隆基股份、赣锋锂业等上市公司的定增,在今年3季度以豪赚近百亿元的骄人成绩退出。此次陕西煤业大手笔出手荣盛石化,虽未中标,但也体现出陕西煤业独到的投资眼光背后是对荣盛石化的高度认可。

对于火热的定增市场,私募机构也是积极参与其中,据基金业协会数据,近期在协会登记备案私募产品中含有定增二字的产品有多只,其中深圳市壹海汇投资旗下的壹海明珠定增壹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于9月30日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深圳银德资本旗下的深圳银德资本定增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于9月28日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8月26日,珠海市聚隆投资旗下的聚隆定增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在协会登记备案。8月25日,北京中财龙马资本投资旗下的龙马资本定增优选一号私募股权基金在协会登记备案。

招股书显示,嘀嗒通过“信息服务费”等方式形成收入,嘀嗒本身不拥有车辆,也无须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持续支付大规模激励和补贴,使得固定成本和变动成本都很小。

2018年4月24日下午,嘀嗒出行CEO宋中杰公开宣布已邀请李斌出任嘀嗒出行的董事长。而在招股书中,李斌以及蔚来汽车旗下公司均出现在主要股东行列。

在业内看来,作为嘀嗒出行的主营业务,顺风车的合规问题依然是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轻资产模式的嘀嗒能否持续快速前行,在当下的市场竞争和政策环境下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已经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顺风车服务,大约有1920万注册顺风车车主和980万位认证通过的顺风车车主。2017-2019年,嘀嗒顺风车交易总额(GTV)分别约为7亿元、19亿元和85亿元,2018和2019同比增长分别为171.4%和347.4%。而在出租车领域,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已在86个城市提供出租车网约服务,并与17个城市的市级或区级出租车协会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实际上,相比于滴滴等市面上的网约车平台,嘀嗒的主营业务更聚焦于顺风车和出租车业务。此前,顺风车业务曾为出行平台的兵家必争之地,而在2018年滴滴两起恶性事件后,全国顺风车业务进入重新洗牌与调整阶段。而这也为嘀嗒的顺风车业务带来了一定的成长空间。

2014年12月,嘀嗒出行获得李斌的易车网领投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2015年5月,在嘀嗒出行C轮融资中,李斌的易车网与崇德基金、挚信资本、IDG共同投1亿美元;2017年3月,嘀嗒出行D轮融资,由李斌的蔚来汽车出手,不过未对外披露具体金额。

尤其顺风车作为嘀嗒出行的核心业务,在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看来,目前相关法律及法规更多适用于网约车服务,对于顺风车业务尚无完整全面的法律法规。随着监管部门对于顺风车的监管逐步重视,未来相关业务仍讲具有不确定性,企业也或将面临大量合规成本。

实际上近一年来,上市公司定增预案大增187%,而优质公司的定增项目抢手。而近期一家上市公司的定增项目,不少机构挤破头皮也未能拿到份额,包括多家外资机构参与申购,而最终只有19家机构及个人投资者获配。

嘀嗒出行与有着“出行教父”之称的蔚来资本、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有着较深的渊源。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1月,嘀嗒出行A轮融资获得IDG资本的1000万美元,紧随其后的3轮融资,均为李斌系旗下公司主导。

在张庆鹏退役之后,中国男篮08黄金一代仅剩易建联和孙悦还在赛场征战。

这一轻资产的商业模式,让嘀嗒以最小的投入迅速扩大业务规模,有力推动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2019年,嘀嗒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提供的补贴和激励仅占总收入4.6%,2020年上半年,这个比例则下降为0.03%。

率先宣布通过顺风车业务盈利,并有希望成为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嘀嗒出行无疑再次搅动了本不平静的出行领域。

参与的私募机构中,杭州奋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获配6.59亿元,浙江银万斯特投资管理的银万华奕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获配4.29亿元,其旗下的银万全盈5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获配3.79亿元,杭州金投盛南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获配3.62亿元,深圳市博益安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获配2.29亿元。

参加荣盛石化此次定增的投资者阵容豪华,既有国泰君安、财通基金、博时基金、泰康资产等券商、公募基金和保险资金,也有摩根士丹利等QFII,也不乏活跃的私募基金和钱小妹等知名牛散。其中三家QFII机构,包括摩根士丹利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摩根大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美林国际参与询价,而最后只有摩根士丹利获配2.29亿元。

而轩铎资管总经理肖默也表示,定增资金一直跟随市场行情波动,就是资金的趋利避害。机构积极参与定增也表示机构认可后期市场行情,资金达到共识认为市场后期向好。那么参与进来的欢喜,参与不进来的会怎么样?那就是在二级市场买入,所以投资者可以关注近期有定增意向且能完成定增的个股。

定增市场的火爆并非近期才出现的,近一年来,上市公司的定增项目大增187%。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在2018年10月7日至2019年10月7日期间,发布的定增预案的上市公司合计382家,而2019年10月7日至2020年10月7日期间发布了定增预案的上市公司合计1098家,较之前增幅为187%。从募集资金规模来看,在2018年10月7日至2019年10月7日期间,382家上市公司当时的预计募资上限为1.18万亿元。在2019年10月7日至2020年10月7日期间,1098家上市公司预计募资上限为1.829万亿元,相比之前募集资金增加了6490亿,增长幅度55%。

私募积极抢占定增市场

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5位联合创始人拥有已发行股份总数约34.43%的权益,占有投票权50%。机构股东包括蔚来资本、IDG、崇德投资、易车、高瓴资本、京东、携程等,在嘀嗒出行上市前持股比例分别为21.60%、10.23%、7.15%、4.95%、4.14%、4.14%、2.86%。

但陈礼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大多数出行平台尚处于亏损时,嘀嗒出行率先实现盈利。未来借助盈利的优势,嘀嗒出行以“共享出行第一股”的身份上市有助于进一步扩大其品牌知名度,在市场竞争中获取主动地位。

其中,顺风车将是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交易总额(GTV)预计将由2019年的140亿元增长至2025年的113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1.8%。从私家车保有量来看,据公安部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底,中国私家车保有量约为2.07亿辆,根据F&S报告,预期到2025年,私家车保有量将增长至3.2亿辆。按照出行距离计算,预期顺风车对私家车运输的渗透率将由2019年的0.19%上升至2025年的1.0%。

不过大岩资本合伙创始人蒋晓飞告诉记者,今年2月,定增新规落地,定增的折价空间加大、锁定期缩短一半以及发行条件放松对发行方和投资人带来极大利好。参与者数量限制等条件放宽也有利于进一步降低持有定增票的投资风险。此外目前新规落地不久,市场正处于政策红利期,政策风险低。我们跟踪发现,近期定增折价率有所加深。比如我们最近中标的2只定增票,都有大于20%的折扣,部分反映出市场还是处于供大于求的状况。而且我们判断,未来随着定增项目持续放量,折价率加深可能延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一方面,在业内看来,嘀嗒出行专注于出租车与顺风车市场,属于“轻资产运作”模式。但出行赛道竞争激烈,除了身处第一梯队地滴滴出行外,还有首汽约车、曹操出行、T3出行、首汽约车、享道出行等第二梯队企业,以及美团打车、高德打车、百度打车等聚合平台。甚至2020年还从滴滴身上裂变出花小猪等。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显示,根据Frost&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以下简称“F&S”)报告,2019年,嘀嗒在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市占率为66.5%,在出租车网约市场排名第二。

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也提到,中国顺风车市场可能面临(其中包括)其他出行选择、相关监管规定及限制以及安全及隐私问题所带来的挑战,因此无法保证中国的顺风车平台将不会出现下滑及衰退。同时,相关法律及法规可能会迅速演变,这可能会大幅增加与平台业务营运有关的合规成本。

嘀嗒出行招股书显示,得益于轻资产、低变动成本的商业模式,按经调整净利计算,嘀嗒自2019年起已实现盈利。2019年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嘀嗒出行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对应经调整净利润率分别为29.7%及48.6%。

长期参与定增投资的乔戈里资本董事长牛晓涛表示,今年以来的定增市场表现非常好,主要是定增规则的修改激发了市场的活力,疫情后全球资本市场流动性充裕,市场不缺钱,缺的是好标的。荣盛石化定增火爆的背后,反射出来的是资金充裕和优质资产少之间的矛盾。后疫情时代,市场不缺钱,缺的是好公司,资本拥抱核心资产的趋势会越发明显。

有机构报价低憾失定增份额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有一家名为共青城胜帮凯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私募基金,在竞价阶段共缴纳保证金89.7亿元,志在独家包揽荣盛石化79.99亿定增,无奈报价低于中标价未中标。而共青城胜帮凯米投资合伙企业来历不凡,大股东是上市公司陕西煤业,持有共青城胜帮凯米96%的股权。

今年以来,在对外宣布“0188”战略后,滴滴在网约车之外的顺风车、出租车领域频繁加大布局力度,同时在下沉市场、同城货运等领域寻找新的增量空间,这也被解读为是滴滴在为IPO做的准备。嘀嗒选择在此时“捷足先登”,虽然业务量和市场规模与滴滴、哈啰网约车均不能同日而语,但是嘀嗒出行的轻资产模式也引发了业内的关注。

即便出行领域早已经历市场争夺、价格战等激烈战争,而如今随着滴滴重启顺风车并全方位发力新业务探寻增量市场,美团、高德等聚合平台频频发力,以及首汽约车等国家队的渐入佳境,新一轮的出行之争也即将开启。

近期荣盛石化的定增项目很火,项目遭到资金的疯抢。在询价阶段,共有192名投资者向承销商报送了意向函。9月7日竞价日,共有29名投资者参与报价并缴纳保证金,保证金合计271.78亿元。最终有19名投资者成功获配,相当于每3.4元资金获配1元,这在当前千亿市值的大盘股定增中是不多见的。

招股书显示,2019年,嘀嗒平台交易总额为110亿元。2017-2019年,嘀嗒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49亿元、1.18亿元和5.81亿元,三年累计增长近12倍。

在经营现金流上,嘀嗒2019全年创造经营性现金流近4亿元,即便在遭遇疫情冲击的2020年上半年,仍创造1.3亿经营性现金流。嘀嗒出行方面表示,在疫情的极端情况下,嘀嗒也依然展现出了良好的自我造血能力,为各项业务健康可持续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0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嘀嗒出行(以下简称“嘀嗒”)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而在一个月前(9月2日)就有嘀嗒出行考虑在香港进行5亿美元IPO消息传出,彼时,嘀嗒出行回应称不予评论。

嘀嗒之所以能够获得众多明星资本机构的看好和频繁加持,也来自于资本对于共享出行市场的持续看好。

根据F&S报告,中国四轮出行市场(包括出租车扬招、出租车网约、网约车、顺风车)的交易总额预计将由2019年的7119亿元增至2025年的1100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