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3月15日晚(北京时间3月16日凌晨),以色列卫生部宣布,在过去的一天中,新增确诊13例新冠肺炎患者,累计确诊213例。在这些患者中,病情严重的2例,中度12例,轻度195例,治愈出院4例;患者中有18人是医护人员;近40000名以色列人在家中隔离,包括近1000名医生,600多名护士,170名护工和80名药剂师。从当日开始,以色列实施了更加严格的管控措施,在封闭区域内的聚会最多10人,所有休闲场所和学校都已关闭。(总台记者 唐湘伟)

我们学到了什么,世界将会怎样?

我们已经学到了什么?

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看到的那样,全球化是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与其说这次疫情是全球化的结果,不如说它揭示了世界各国和各国人民之间的联系。世界上有些地方的人们认为,这种危机只会发生在“落后”或“发展中”地区,但令他们震惊的是,他们也未能幸免。疫情没有国界,它所要传递的信息也越来越清楚——尤其在抗疫一线的医学专家们看来——面对疫情,我们需要全球性合作。

诚然,世界上的一些国家可能需要时间来接受这种双赢的模式。但在这里实践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真理产生于事实。这场疫情为这种双赢模式的运作提供了很多现实的例子。当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后,世界上许多国家向中国提供了援助。而中国通过艰苦的努力成功控制住疫情后,就在第一时间向其他发生疫情的国家提供援助,直到今天仍在持续提供。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全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得到了中国的援助。

最后,这些行动将对世界卫生组织等全球机构产生深远影响。值得注意的是,世界卫生组织现在处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心,它是以一种非政治化的方式开展工作的。事实上,合作共赢的基础就是完全的非政治化——马克思和恩格斯已经预见到这一事实。

另一方面,世界需以双赢代替霸权。

与此同时,更加清楚的是,国家主权至关重要。对于曾经是殖民地或半殖民的国家来说,主权意味着不受外来控制的自由,这与古代欧洲的主权概念不同。但我注意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甚至包括欧洲人开始意识到新的主权概念的重要性,并从中国和许多其他过去遭受过殖民统治的国家那里借鉴经验。

然而,一个多极化的世界需要理解一种与现在不同的全球合作模式。这将是一个双赢的模式,而不是“你输我赢(零和)”的模式。零和模式深深植根于西方,在那里,矛盾普遍被视为非此即彼:不是这个就是那个,不是我的就是你的。相比之下,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是既此又彼,或者说是双赢的:既是这个也是那个,既是我的也是你的。

第一,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世界已经朝着多极化方向发展,但这次疫情(又一次)加速了它的进程。从俄罗斯到欧洲,再到东亚——尤其是中国,越来越多的国家明确表达了要坚持自己的多极化和反对霸权主义的立场。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崛起(或者如法国人所说的复兴)将带来越来越多的全球性影响。在疫情发生之前,中国对世界经济贡献率超过20%(超过美国)。当疫情结束后,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将会更大。

全球化和主权的强化是如何联系起来的?尤其是根据矛盾分析法和辩证分析法,如何理解这一问题?接下来,我将用两部分来分析它们的关系。

(作者: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教授罗兰·博尔 译者: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生史海默)

这些行动不会被忘记,我希望它们将为今后的合作共赢奠定基础。

然而,这个多极化的世界并不意味着各国要倒退回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的状态,因为任何寻求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国家都是将自己孤立于世界之外。相反,这意味着世界必须学会容纳不同的声音和立场,以促进相互之间更大的合作。

第二,每次中国面临重大挑战时,它都会变得更加强大。

诚然,中国从改革开放之初起就逐步确立在全球事务中的关键地位,但这次对疫情的应对加速了这一进程。

我开始注意到,中国越来越有信心在全球范围内讨论自身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一种自我完善的制度,它总是从问题和错误中学习并寻求改进——批评与自我批评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重要特征。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公开谈论这些问题,这是信心和力量的表现。

从短期来看,考虑到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中国的发展似乎出现了停滞。但这只是暂时的,这绝不是中国在其发展道路上第一次面临重大挑战。历史告诉我们:每次中国面临重大挑战时,它都会变得更加强大。

我认为,这种非政治化的合作共赢的中国价值观,将使世界卫生组织等全球性国际组织发挥更大的作用。诚然,像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机构可能需要在某些方面进行改革,但我预计这些改革将使它们在疫情结束之后出现的新的世界格局中变得更加重要。毕竟,许多成员国——从非洲到亚洲、从南美洲到太平洋的主权国家——将确保实现这样的发展模式。

第三,中国非常愿意向世界公开谈论他们所面临的问题以及如何克服这些问题。

下面让我来谈谈第二个问题:疫情过后,世界会怎样?我设想了一种双重趋势,即全球化程度不断提高,主权意识不断增强。

其结果是全世界对“中国模式”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包括经济、治理、社会和文化——如何能够如此有效地动员起全社会的力量以实现人类历史上从未实现过的目标?即在研制出疫苗之前控制住疫情。

简单地说,世界上的每个人每天都在谈论中国。正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其中的一些观点是毫无道理的、负面的,这些观点几乎都来自于一些我们可预料到的地方。但大部分的观点是积极的,特别是一些来自发展中国家和专家们的评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事实表明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最近思考的两个问题是,我们已经从这次全球性疫情中学到了什么?在全球性疫情过后,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一方面,世界将加速多极化。

然而,从全球的角度来看,经济基础问题是相对容易解决的。更复杂的是上层建筑的问题,如治理、文化和社会价值观。这些上层建筑的问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理解。世界上的一些地方,如非洲、中亚、太平洋和欧亚大陆(东欧和俄罗斯)等地区更容易理解中国是如何运行的以及中国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