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睡4小时,5分钟吃完一顿饭——青岛志愿者张承旭在“雷神山”的六天六夜

光明日报记者 刘艳杰 光明日报通讯员 吕栋

“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但是心里很兴奋,能参与雷神山医院的援建工作,我感到挺自豪的。”正式解除为期14天的医学隔离观察,曾驰援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的青岛即墨人张承旭日前回到了位于即墨区蓝村镇的家中。回想起在武汉争分夺秒的六天六夜,他的内心始终无法平静。

皮萨尔斯基表示,她不想一直等待劳工部的回电。

在3月15日,她在长岛的亨廷顿失去了女服务员的工作后,格瓦特拼命试图向该州申请失业救济,但只有繁忙的电话线和被退回的电子邮件。

由于中建三局下属单位在枣庄滕州,在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后,2月7日上午,张承旭同报名的其他三人在青银高速城阳北收费站集合包车去滕州,当日全部援建人员从四面八方聚齐,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乘两辆大巴,踏上了前往武汉的“逆行路”。

纽约州劳工专员罗伯塔·雷登说:“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用工作人员的私人号码给申请者回电,我想鼓励纽约人接听这些电话,以便我们能够完成你的申请并为你带来应有的收益。”

纽约州重启失业救济登记系统

皮萨尔斯基说:“整个过程都是无比困难的。”

“如果你错过了他们打来电话怎么办?他们会重拨吗?”她说。

“我要竭尽全力,才不哭出声来”

一直经营个体生意的张承旭,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宅”在家里没出过门。2月初,张承旭偶然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中建三局下属单位发出“集结令”,组织志愿者前往武汉支援“雷神山”建设。看到这一消息后,他的脑海中随即萌生了要去武汉支援建设的念头。“心里肯定还是会害怕,但一想到还有很多病人没地方收治,这个时候能出一份力,我没有理由退缩。”张承旭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家人,却遭到妻子的强烈反对。

为了提高效率,劳工部要求纽约人申请人根据自己姓氏的第一个字母来决定网上申请的时间(周一为A-F提交,星期二为G-N提交,周三为O-Z提交)。

根据劳工部的数据,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开始以来,在“住宿和食品服务”领域新增的失业人数接近19万,去年同期该行业申领失业救济的工人只有6439名,增加幅度可谓惊人。

2月9日早晨到达武汉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顾不上沿途的舟车劳顿,张承旭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建设工作当中。“我们到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奋战了数个通宵,医院已经初具雏形。在不影响医院投入使用的情况下,我们负责后续的水电和门窗安装工作。”张承旭说,为了赶工期,第一天一接手工作,就直接干到第二天上午8点,平均每天只睡4个小时,连续工作6天,在这期间几乎都没有和家人通话的时间。“大家都是来援建的,没人会偷懒。比如说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安装门窗,只要我喊一声,立马就会有人给我帮忙,也不分你是哪里人,只想齐心协力把事情做好。”

本周早些时候,纽约州劳工部宣布开始发放失业救济金,并表示会将联邦政府资助计划提供的现金款项补充到州一级的定期失业金,充实财政储备。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海外网、纽约邮报、罗切斯特时报、ABC等

这一系统已经数十年没有进行过检修与更新,目前纽约州正在寻求谷歌等多家科技公司的帮助,以对这一系统进行修整。

本周四下午5点-7点之间,纽约州宣布重新启动在线登记系统,在当晚7点之后申请者就可以在线上进行登记了。如果劳工部门认为申请材料不完整,则会有工作人员通过电话给申请人核实完成申请过程。

库莫在周三的每日简报中说:“这笔钱应该能解燃眉之急。”

数周以来,成千上万失业的纽约人一直抱怨该州失业救济在线登记系统存在故障,网站无法使用,是他们不得不尝试致电。由于劳工部无法处理如此庞大的电话呼叫量,有些人甚至私信联系劳工部的社交媒体账号,这些私信的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700条。

自3月中旬以来,纽约州劳工部已被那些寻求失业救济的人打来的电话挤爆。该州劳工部表示,一直在努力增加资源调配,以更好地处理越来越多的失业救济申请。

她说:“我每天都打很多遍电话,不停地刷新网站。”

纽约州劳工部网站说,已经按照旧的失业保险制度提出部分救济要求的纽约人不应该再上网登记,相反,劳工部呼叫中心将致电这些人。

“我要竭尽全力,才不哭出声来”

张承旭回到蓝村镇,镇党委政府按照“最好服务”的原则,给予他最温暖的服务和关照。“在武汉期间,蓝村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和家人朋友一直打电话给我,关心我的现状,给我鼓励打气,使我觉得人虽在异乡,但心一直未走远。”张承旭笑着说,“回想起奋战在武汉的六天六夜,活了大半辈子,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为抗击疫情贡献力量,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骄傲!”

纽约州劳工部表示,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收到了170万次呼叫和230万次网站访问,这是前所未有的。

“没有喝过一口热水,每一顿饭5分钟就吃完。”为了更快地做完工作,张承旭从各个生活环节里“挤”时间,不断给自己施压。由于出发匆忙,张承旭没有带够厚衣服,深夜的工地寒意袭来,他就把统一分发的一床被子裹在身上御寒,但脸颊仍然会冻得通红。

“我们将竭尽所能提高我们的能力,处理索赔并帮助纽约人度过难关。”

格瓦特表示,在过去的三个星期中她一直在努力不哭。

“现在疫情这么严重,人家巴不得都待在家里,你倒好,还要去武汉,万一感染了怎么办?你想过我和儿子吗?”面对妻子的质疑,张承旭笑着安慰道:“我会做好防护措施的,再说还有那么多医务人员都在那里,不会有事的,要相信我们的国家。”

纽约州长安德鲁·库莫发布行政命令关闭该州非必要业务,以期遏制疫情的蔓延,盖瓦特只是数以百万计的失去薪水的纽约人之一。

50岁的张承旭年轻时曾是一名门窗安装工,没想到时隔20年,他又重新拾起了这门手艺,用在了“雷神山”的建筑工地上。

在今年早些时候从佐治亚州搬到长岛的父母住所后,她本来计划先积蓄钱,然后再找到自己的住所。但在本月付了车贷后,她便一无所有,因为担心日常生活的开支无法承受,只能搁置租房计划。

经过近一周的不懈奋战,2月14日凌晨收工后,张承旭圆满完成安装任务,带着些许不舍踏上返回滕州的大巴车,在滕州宾馆进行了14天的医学隔离后,于29日解除隔离乘动车返回青岛。

纽约州劳工部门现在声称,大多数纽约人应该可以使用新系统在线完成他们的申请。而他们也延长了呼叫中心服务时间:在周一至周五的上午8点至晚上7:30开放,并且首次在周末从上午7:30至晚上8点开放。

乔安妮·皮萨尔斯基(Joanne Pisarski)在电话上花了无数小时,试图申请失业救济。在尝试了六天后,她终于在星期一(6日)接通了电话。

而且由于她在系统重启之前已经启动了申请程序,纽约州的新系统对她没有帮助。纽约州方面解释,新系统仅适用于本周四以后开启的新索赔。

她说:“当他们接起电话时,我说对电话那一头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爱你。”

本周三(8日),纽约州州长库莫宣布计划从本周开始为失业的纽约人提供600美元的救助,并打算将这项福利再延长13-39周。

此外为了管理不断增长的电话呼叫量,劳工部门已指示建立包含1000名员工的呼叫中。另外有1200名外部员工(其中包括德勤呼叫中心的员工)也将加入劳工部门的服务队伍。

但尽管接通了电话,皮萨尔斯基获得福利救济款的艰难道路仍未结束,她仍在等待听到纽约州有关部门确认收到了她递交的文书材料。

格瓦特说:“本月我的车贷付完款后,我将没有钱去吃饭,或者付清其他账单。”

随着越来越多的纽约人无法顺利申请失业救济,该州的劳工部门求助谷歌、Verizon和会计事务所德勤等公司的帮助,以加快技术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