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成都7月19日电 题:荷兰“旅者”定居成都14年:助外企来华发展 开民宿当“洋老板”

作者 岳依桐 李昱寰

彼得还制作了一本巴掌大小、将近300页的《Taxi-Book》(出租车手册),每一页都用中英文标注了一个地点,包括学校、医院、银行、景点等,方便外国人在乘坐出租车时向司机出示。担心携带不便,后来彼得还制作了同款APP,并不断更新内容。“现在APP上有中国50个城市的各种地点信息,掏出手机就可查阅。”

“中国的变化不止发生在城市,乡村的新面貌同样让人着迷,中国人的幸福指数正越来越高。”在彼得看来,自己的民宿也是一扇窗口,能让外国游客亲眼见证中国的新农村,也亲身体验安逸闲适的乡村生活。“希望有更多外国人亲自到中国来看看,了解这片广袤的土地正发生着怎样迷人的故事。”(完)

在繁华都市的高楼大厦间奔波之余,彼得大部分时间都和8岁的儿子在距成都约70公里的青城山下享受乡村生活。在那里,他还有一层身份——民宿“洋老板”。彼得有些骄傲地说,3年多来,他经营的民宿接待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客人。

历史是最好的清醒剂。当年,中英即将就香港问题进行谈判,香港一些人出于对未来的担忧,想移民英国。英国担心会因此增加其本国的就业困难,便急急忙忙修改国籍法,规定“英国属土公民”没有在英国的居留权。随后,英国以法令形式明确,香港回归后,香港的“英国属土公民护照”改为“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它不仅同样没有在英的居留权,还不能传给下一代。以此而言,BNO护照,这个如今被英国一些政客拿出来,作为假装关心香港人的东西,恰恰就是把香港人拒之门外的东西。如此反讽,也恰恰说明,英国政府从来就没有真心实意替香港人考虑。

众所周知,英国脱欧的原因之一,就是移民问题。英国自己都迫不及待地要摆脱移民问题的困扰,能真心实意地为香港人计么?看看英国网友的反应就知道了,“这里没有足够职位,已经没有空间留给其他人了”“这些人到时住哪?如果建更多房子,我们还有草和树吗?”这样的态度下,即便通过BNO护照取得在英居留权,能被平等对待吗?

“有困难就有商机。”为了助来华发展的外企和外国创业者解决“水土不服”的问题,彼得于2006年成立了一家地产经纪公司,提供地产中介、信息咨询等服务,如今公司业务覆盖成都、上海、重庆、西安等28个中国城市。

难道不是么?远的不说,就说今年4月份,部分香港人滞留秘鲁,在中国驻秘鲁大使馆的协调之下,香港特区政府派专机接这些港人回家。然而,秘鲁政府要求,持有BNO护照的香港人,需要英国大使馆的同意才能登机离开。结果,英国大使馆根本不乐意管持有BNO护照的8位香港人。这算是关心香港人么?是为香港人考虑么?

“说起对成都道路的熟悉程度,可能很多本地人都比不过我。”如今,50岁的彼得俨然一副“成都通”的模样。但刚到成都时,语言不通、道路不熟、找不到合适的住处……彼得吃了不少苦头。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英国这些政客的突然关心,为的是自己的政治图谋,而绝非是为港人计。再说了,外面诱惑再多,都不如家里温暖,更别说,这个诱惑还是个挺虚幻的存在。能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做个中国人、做个香港人,又有什么理由要去国外做个“二等公民”?

百威啤酒严正声明:此事纯属捏造,公司已向相关部门和机构报告,同时保留对造谣者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请广大媒体及网友不信谣不传谣。

与会者可以通过 Skype 网页端、客户端和 手机 APP加入到会议中。一旦你在会议中,你可以查看参与者的名单,并访问同步到Skype的聊天。您还可以打开或关闭摄像头和麦克风,并分享或您记录您的屏幕和通话。与其他视频会议服务一样,Skype Meet允许你共享文件,创建投票,并与参与者合作。

平日里,彼得坚持学习,对中国各项政策保持关注。“对于不少在中国创业失败的外国人而言,信息不对称是最大的阻碍。”彼得说,中外创业政策、市场环境均有所不同,大部分“老外”初到中国时都是“两眼一抹黑”,自己必须对相关政策十分熟悉,才能为他们提供最专业的咨询服务。

初见荷兰人彼得·库本斯时,他上身穿着蓝色衬衣,脚上踩了双红色帆布鞋。对于这位曾花10余年时间环球旅行的“旅者”而言,穿轻便的鞋子已成为习惯。“我是荷兰人,曾‘漂泊’全球,但成都是我的‘家乡’。”

1998年,彼得到成都旅游,这座城市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6年,他再次来到成都,并选择在此定居,开启自己的事业。“成都的文化、环境和生活方式深深吸引着我,给我家的感觉。”回顾14年前的选择,一头金发的彼得笑道,“我做了明智的决定。”

按照英国公布的“5+1”升级方案,5年以后才有资格申请入籍。6年里,会发生什么变数?6年里,又需要耗费多高的成本?英国这些政客难道心里不清楚吗?反倒是有港媒算了一笔账:如果通过BNO护照迁居英国伦敦,一家四口一年的基本开支便要80.8万元港币,6年下来要近485万元,这还没加入日用品等其他开支。相比较而言,伦敦作为英国收入最高的地区,平均年薪才约合港币36.6万元。作出“5+1”的方案设计,实际上就是要把门槛无形抬高,这也恰恰说明,英国这些政客其实真的并不想在香港问题上给自己增加什么具体负担。

虽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外国人暂缓了来中国的行程,但找彼得咨询相关信息的客户数量仍未减少。“中国西部城市很受欢迎,不少人都看好这里的发展前景。”彼得列举道,“科技、文化、旅游、建筑、物流……这些行业发展的背后,是庞大的市场,充满机遇。”

环球中心、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随着一个个新的地标建筑出现在APP内,彼得坦言,14年来成都乃至中国的发展速度让人惊讶。“沿海地区已不是首选,有越来越多到中国发展的外国企业和创业者中意中国西部城市。”

所有香港中国同胞,不论其是否持有“英国属土公民护照”或者“英国国民(海外)护照”,都是中国公民。关于英国国民(海外)护照问题,中英双方早有共识、互换了备忘录,英方也明确承诺不给予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香港中国公民在英居留权。现在出尔反尔,严重违背自身承诺;拿中国公民要挟中国,严重违背国际道义;以此干涉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更别说,当时英国脱欧公投,一些持有BNO护照的香港人,也想参加投票。结果,英国官方直接“打脸”,指出其并无投票权。去年,有港人签署联名信,呼吁英国给予持BNO护照的人“全面英国居民身份”,英国政府明确表示拒绝。仅过一年,英国一些政客就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改口要为持有BNO护照的香港人提供更多居留权利。“变脸”比翻书还快,这样的套路,也充分说明,英国这些政客不过是想把BNO护照政治化,想把持有这些护照的香港中国同胞作为政治筹码。为香港人考虑是假,以此威胁中国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