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里市民在购买蔬菜。 中新社记者 韩苏原 摄

中新网客户端3月10日电(左宇坤)农业农村部市场与信息化司司长唐珂在10日的发布会上表示:总体上看,疫情期间全国主要农产品产能和供给充足,市场运行基本平稳,近期的价格普遍有所下跌,部分品种因为流通受阻,出现区域性、阶段性供需失衡和价格波动。从具体品种上看:粮油库存较为充足,终端产品价格保持稳定;猪肉供给持续偏紧,价格高位运行后小幅回落;活禽、鸡蛋正常的交易受限,加之团体消费减少,价格持续下跌,一些地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禽蛋积压;蔬菜水果价格呈现季节性上行,部分主产区的冬春瓜菜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滞销。从后期来看,不少农产品陆续进入春季上市的高峰,价格下行和滞销的风险在加大。

“电子设备有时能够辅助学习,但若过度沉迷,就可能出现问题。”塔斯马尼亚州教育部长杰里米·洛克利夫表示,学生缺乏自控力,使用智能手机容易分散注意力,影响正常课堂学习。澳大利亚儿童心理学家格雷格在调查中发现,12岁以下沉迷于智能手机的学生群体中,25%曾遭受过网络骚扰或欺凌。跟踪调查还显示,沉迷手机的青少年在后续的社会收入、身心健康度、生活满意度、任务完成能力等多方面,都明显滞后于同龄人。

从澳大利亚全国范围来看,各州要求不尽相同,但总体趋严。2018年,麦金农中学率先实施禁令;新南威尔士州2019年在22所学校试行后,于2020年第一学期开始禁止小学生在学校使用手机,对于中学生则不强制禁止,而是建议不把手机带入课堂;西澳大利亚州公立学校从2020年开始,禁止幼儿园到6年级学生携带手机上学,而7—12年级学生在放学前必须关机;塔斯马尼亚州规定,从2020年的第二学期开始,所有公立学校上课时间禁止使用手机、智能手表、平板电脑和头戴式耳机等。

“不立法并不等于放任自流。”澳大利亚堪培拉文法学校校长加里克表示,学校通常会信任学生的自觉性,对于上课随便使用手机的个别学生,老师一般会给予口头警告。如果后果严重,老师和家长会及时向校方反映,并有可能最终催生禁令。

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表示,禁止中小学生在学校使用手机是应家长和老师的要求。“没有手机干扰,学生在课堂上会更专心。”该州麦金农中学校长宾尼恩表示,禁令减轻了教职工的管理负担,校园人际氛围得到改善,学生们会逐渐习惯不过分依赖手机的生活。

澳大利亚中文教师联会主席李复新告诉记者,约占澳中小学1/3的私立学校对学生的言谈举止都有严格的要求,禁止在校内使用手机已是“标配”。

(本报堪培拉3月2日电) 

澳大利亚其余4个州还没有明确政策。澳大利亚首都地区教育部长贝瑞认为,教育学生如何恰当利用智能设备是更重要任务,因为“这是我们现在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昆士兰州教育部长格雷斯则强调,是否禁手机由各学校校长根据具体情况而定,州政府没有必要“一刀切”。